?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負責內容組織和審核
當前位置:首頁 > 網絡荟萃

创银彩票

來源:   時間:

不但從事了別人不願幹的殡葬工作,而且還是全省殡葬系統唯一接運遺體的女員工;不僅熱愛殡葬管理工作,而且還幹的有聲有色,工作不到兩年,就已經被黨組織確定爲入黨積極分子。她,就是銅川市殡葬管理處遺體接運員毛潔。

今年36歲的毛潔,2018年底離開陝西省崔家溝,到了銅川市殡葬管理處,開上了殡儀車,成爲殡葬管理處的一名遺體接運員。

半年後,毛潔遇到了她至今難以忘記的一件事。2019年7月的一天,她開著殡儀車到銅川北市區的川口蘭公房去接遺體,打開門,一股惡臭味撲面而來,遺體躺在院子門口......。逝者是住在平房裏的獨居老人,死亡後人們發現晚,加之天熱,導致遺體高度腐爛。毛潔說,可能是由于心理作用,事後的三、四天時間裏,她都感覺自己身上有股惡臭味,一吃飯就想嘔吐。毛潔說,在接運遺屍體中什麽問題都可能碰到,既然從事了這份工作,就要盡快適應,坦然面對。現在,她已經“老練”多了,在接遺體過程中,不論遇上任何困難,都會應對自如,再也不會“手忙腳亂”了。

今年疫情期間,在她身上還發生了一件親生母親認不出女兒的有趣事。疫情期間,小區封閉,由于工作太忙,毛潔一段時間顧不上給爸爸媽媽買菜。有一天,毛潔的媽媽拿著小區出入卡到超市去買菜,穿著防護服、戴著護目鏡“全副武裝”的毛潔出外工作時恰好看到了母親,她接遺體返回時正巧又碰到拎著菜回家的母親,她停下車把窗玻璃搖下來,說了句“記著回家洗手”,就開車往單位趕。晚上回到家,母親對毛潔說“防疫部門的人真好,在車上叮囑我回家要洗手”,毛潔說道:“媽媽,那是我呀,你沒認出來?”。媽媽心疼地說“你包的那麽嚴,我沒認出來是你,也聽不出來你的聲音”。

毛潔談起這件事時,情緒有點激動,言語中流露出充對父母和孩子的愧疚。疫情期間,她作爲逆行者,和往常不一樣的就是工作時要“全副武裝”,回來後還要對殡儀車進行仔細消毒,每個環節都不能漏過,工作量比過去增加了許多,困難也比想象中的更加嚴重,照顧父母和孩子的時間太少了。“既然選擇了這一行,只要喪屬滿意,我們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難也值”。

毛潔雖說是一名女性遺體接運員,但她一點也不比男同伴幹的差,特別能吃苦的她,工作中沒有一點怨言。就在筆者11月19日采訪她的那天下午,她才從新區送完材料回到的單位。那天中午,毛潔十一點半剛下班,就接到了去川口接運遺體的電話,中午遇上下班高峰,到了單位已經是十二點半了,剛停了一會又開車去礦醫院接遺體,到了下午一點二十,中午飯還沒有顧上吃的她急急忙忙吃了一包方便面後,又開車到新區送材料。毛潔說,每天都是這樣忙碌,中午基本不回家。2019年2月的一天中午剛回家,媽媽已經做好了飯,剛端起飯碗,電話又響了,她顧不上吃飯,放下碗筷,坐出租車到單位,開上殡儀車又去銅川新區接運遺體。

剛到殡葬管理處時,毛潔連續值了三個月夜班,每天晚上哄2歲的兒子睡著後,七、八點坐出租車到單位值班,第二天照常上班。有次,一連三天三夜都有任務,晚上接到電話,馬上就出車接遺體,一幹就到天明,那幾天,沒有睡過囫囵覺。“我們給群衆承諾一天24小時都有人值班,全年365天不休息,大年三十有人打電話也要去。承諾了就要兌現,要讓逝者走的有尊嚴,讓生者得到安慰和滿意,是我們殡葬人的爲民情懷”,毛潔說。


?
打印
【相關報道】

版權所有、主辦: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豐台區南四環西路188號十區33號樓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