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搜索?
本站由一零一研究所負責內容組織和審核
當前位置:首頁 > 網絡荟萃

创银彩票

來源:   時間:

2020年12月1日,遼甯省營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一份判決書,其中認定田久林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逃稅罪、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20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産,剝奪政治權利4年。該涉黑組織案其余13名被告人分別被判有期徒刑6年至緩刑不等。法院同時判決依法追繳田久林的4家企業偷逃稅款7553萬余元等。

法院認定,2006年以來,田久林逐步控制營口市市區及周邊部分農村地區的殡葬服務行業。通過壟斷,肆意提高殡葬用品銷售價格,十年間攫取利潤過億元,一個骨灰盒最高加價105倍,逃稅超過8500萬元,逃稅率接近100%。

根據判決書,田久林爲達到強迫他人購買其售賣的骨灰盒等殡葬用品的目的,多次強令不允許外帶骨灰盒等殡葬用品進入營口市殡儀館;並對不服從管理、攜帶骨灰盒等殡葬用品進入營口市殡儀館的執殡、喪戶,進行恐嚇、威脅、毆打等。

昔日“大善人”,今日“黑老大”

“要把他人冷暖挂心頭”、“當困難人家的親戚”,2014年左右,幾篇對田久林的人物報道,把田久林描述成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一個充滿愛心、熱心公益的大善人。

報道稱,2006年9月,田久林勇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開始租賃經營營口市殡儀館部分服務項目,其經營模式在營口市殡葬史上開創了一個先河,也是殡葬改革將社會資金引入殡葬行業的一種嘗試。沒有現成的模式參考借鑒,田久林經過幾年的拼搏,站穩了腳跟,企業步入正軌,“他用的親情服務和善舉,贏得了喪戶的認可,也贏得了社會贊譽,體現了自身的人生價值”。

比如,一位從山東來營口開發區的務工人員突然病逝,身處異鄉,無錢安葬,田久林幫助操辦、料理後事,還對喪葬費用全免;他發動員工爲一名患有白血病的女子捐款,並將這名女子的父親接納爲企業員工,解決生活保障問題。

“在經營服務過程中,田久林始終以實際行動作出表率,帶動全體員工向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及時伸出援助之手,對五保戶、低保戶、貧困戶等弱勢群體始終堅持實行減免費用的政策。”上述報道稱,田久林帶領他的團隊堅持不懈做好事,盡己所能地幫扶弱勢群體。

在上述報道面世之前,田久林已于2013年11月當選營口市“最具社會責任感企業家”優秀獎;2014年2月,他獲遼甯省第四屆“建設者獎章”。

田久林曾被評爲“最具社會責任感企業家”

判決書顯示,田久林于2002年承包營口老邊區殡葬服務中心,2006年9月以老邊區殡葬服務中心的名義承包營口市殡儀館殡葬服務業務及銷售殡葬用品業務,對外以營口市殡葬服務中心的名義經營上述業務。這是前述報所稱,當地引入社會資金的殡葬業改革的開端。

2009年10月29日,田久林成立營口市誠信殡葬服務有限公司,繼續經營上述業務。在田久林名下或者實際控制的企業,還有營口市老邊區柳樹鎮公益性公墓、營口市公共汽車總公司彙成駕駛培訓中心等。

在田久林被“包裝”成善的另一面,是惡。

營口市兩級法院的判決認定,爲獲得巨額的經濟利益,達到控制營口市殡葬行業的目的,田久林在2006年承包營口市殡儀館殡葬服務業務之時起,即通過有組織地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爲非作惡,欺行霸市,殘害群衆。

在經營過程中,田久林陸續網羅“兩勞”釋放人員、社會閑散人員,以營口市殡葬服務中心爲據點,逐步形成了以田久林爲組織、領導者,孫波、秦雲龍、劉輝爲骨幹成員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結構嚴密、層次分明、骨幹成員固定,並具有相當經濟實力,通過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故意傷害等違法犯罪活動對營口市市區及周邊部分農村地區的殡葬服務行業形成壟斷,對殡葬服務行業從業者的准入資格、殡葬用品銷售網點的經營範圍形成實際控制。

澎湃新聞梳理田久林涉黑組織案的判決書發現,14名被告人中,8名男性7名有前科。生于1964年的田久林,曾因犯搶劫罪于1986年9月被營口市站前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7年,犯盜竊罪被免予刑事處罰。

法院認定,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田久林是組織者、領導者,組織成員一切聽從田久林的指揮,死心塌地爲其效命。在組織成員爲組織利益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後,田久林都能積極出錢,幫助犯罪成員逃跑,積極出力,幫助犯罪成員平事。

殡葬協會會長的“規矩”

在營口,有2014年左右新入行的執殡表示:“我入行的時候,我師父就告訴我,不能外帶骨灰盒,這是規矩。”

這是田久林及其組織的“規矩”。

據法院判決認定,田久林爲達到強迫他人購買其售賣的骨灰盒等殡葬用品的目的,在員工大會、召集執殡開會時,多次強令不允許外帶骨灰盒等殡葬用品進入營口市殡儀館,組織成員秦雲龍在2014年任殡葬服務中心主任後,在召開員工大會、召集保安開會、召集執殡開會時,也多次強令不允許外帶骨灰盒等殡葬用品進入營口市殡儀館。

除了口頭強令,還有具體部署和暴力行動。

2006年秋,田久林開始雇傭保安攔截攜帶骨灰盒的人員進入營口市殡儀館;2014年以後,田久林又網羅秦雲龍負責率領保安張海峰、鄧魁、李勇等人攔截看管,不允許攜帶骨灰盒等殡葬用品進入營口市殡儀館。對不服從管理、攜帶骨灰盒等殡葬用品進入營口市殡儀館的執殡、喪戶,進行恐嚇、威脅、毆打;對不購買其骨灰盒等殡葬用品的喪戶,則通過控制火化時間、不給辦理火化手續等手段強迫購買骨灰盒等喪葬用品;對未執行其規定的執殡通過取消提成不准進入營口市殡儀館執業、罰款等手段進行控制。

2007年3月,田久林爲壟斷營口市中醫院的殡葬業務,指使段永奎、李秋海“搶活”,在“搶活”的過程中,段永奎、李秋海將同爲殡葬行業從業者的邢某打成輕傷。田久林獲知此情況後爲段永奎、李秋海提供資金供其逃跑,並安排段永奎、李秋海到葫蘆島躲藏。

2016年5月,田久林聽說在市內有一家馬上要開業的營口市殡葬網絡服務大廳,即指使組織成員孫波夥同他人對段某經營的營口市殡葬網絡服務大廳進行多次打砸,致使營口市殡葬網絡服務大廳在開業後不到1個月即停業出兌。

法院認定,田久林通過組織、領導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在2006年-2019年間進行多次違法犯罪活動,在營口地區造成嚴重的社會影響,在營口市市區及周邊的部分農村地區,殡葬服務從業者聞“田”而色變。

在該團夥被公安機關依法打擊之後,仍有殡葬業從業者不敢售賣骨灰盒,稱怕田出來後打擊報複。在公安機關取證期間,仍未見一家殡葬用品店敢售賣骨灰盒,全市的執殡皆稱不敢外帶骨灰盒。

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威名遠播,在水源鎮、溝沿鎮,該組織不僅不允許喪戶帶骨灰盒,還不允許喪戶自帶小棺材,水源鎮、溝沿鎮的殡葬行業從業者因懾于其淫威,無人敢不服從。

在2018年掃黑除惡以來,營口當地群衆紛紛向各級政府職能部門舉報該組織涉黑犯罪,群衆反映強烈,民怨極大,要求打掉該涉黑組織的民聲鼎沸。

2014年有网友发帖举报田久林 來源:网络截图

骨灰盒暴利:最高加價105倍

壟斷,帶來的是暴利。

法院認定,2006年以來,田久林逐步控制營口市市區及周邊部分農村地區的殡葬服務行業。通過壟斷,肆意提高殡葬用品銷售價格,獲取了巨額利潤。

經鑒定:2008年8月-2018年的十年間,田久林在營口市殡儀館殡葬服務業務稅後利潤總額高達101997457.28元人民幣,其中最爲暴利的銷售骨灰盒業務,2011年-2018年不含稅銷售額達87912933.33元人民幣,平均加價率在854.68%,最高加價率高達10585.71%。

該組織爲了鞏固其在殡葬行業的實際控制,對市內執殡以會費的名義收取費用,對農村地區的執殡以管理費的名義收取費用並交納保證金,如不服從田久林的規定外帶骨灰盒等喪葬用品,即以取消會員或執殡資格、不允許從事殡葬行業、取消提成等手段要挾,逼迫相關殡葬行業從業者就範,以此來達到斂財和控制執殡行業的准入機制目的。

營口市多個執殡證實,田久林成爲殡葬協會會長後,單方面強行“立規矩”,要求執殡必須接受管理,交納會費,否則就不能在營口殡儀館執業,得不到田久林承諾的提成;田久林又以承包了水源、溝沿鎮的殡葬市場經營爲由,單方面強行“立規矩”,對水源、溝沿鎮兩地的執殡進行分片管理,按執殡所劃分片的人口數強行收取管理費、保證金,水源、溝沿鎮的執殡迫于生計,不得不接受管理,交納管理費、保證金。

法院認定,2011年-2019年,田久林共收取水源鎮殡葬行業從業人員保證金50000元,管理費315000元;2016年-2019年共收取溝沿鎮殡葬服務行業保證金83000元,管理費109900元。2018年,田久林成爲營口市殡葬協會會長後,強迫衆多執殡成爲營口市殡葬協會會員,收取會費每人每年1200元,共81600元。

不光如此,田久林甚至充當了行政執法。2017年,因喪戶自帶小棺材,執殡王某沒有彙報,就被營口市殡儀服務中心罰款1000元。

甚至連洗遺像的業務,田久林也要壟斷。法院認定,2017年,營口誠信殡葬服務有限公司在營口市殡儀館內開設了洗遺像業務,田久林指使秦雲龍安排張海峰、鄧魁、李勇看管,不允許從事爲喪戶洗遺像的趙某向殡儀館內送遺像,鄧魁、李勇多次攔截趙某進入殡儀館送遺像。2018年6、7月份的一天,趙某仍然進殡儀館送遺像,被張海峰毆打。

法院還查明,爲攫取更大的經濟利益,該組織長年制作內外兩套賬,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逃避繳納稅款。

經稅務部門審查、司法鑒定,田久林在經營4家公司期間,營口市誠信殡葬服務有限公司逃稅占比率99.84%、營口市老邊區殡葬服務中心逃稅占比率99.6%、營口市公共汽車總公司彙成駕駛培訓中心逃稅占比率92%、營口市老邊區柳樹鎮公益性公墓逃稅占比率100%,共計逃稅8500余萬元人民幣。

法院認爲,該組織以黑護商,以商養黑,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不斷擴大社會影響力,爲持續控制營口市殡葬服務行業積累了巨額資本。

上訴後維持原判,外地民政局曾來營口“取經”

2020年9月18日,營口市鲅魚圈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田久林的4個公司均被認定犯逃稅罪,判處罰金共計1050萬元;田久林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逃稅罪、故意傷害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20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産,剝奪政治權利4年;其余13名被告人分別被判有期徒刑6年至緩刑不等。同時,依法追繳田久林的4家企業偷逃稅款7553萬余元。

宣判後,田久林等不服,提出上訴。田久林及其辯護人上訴稱,一審判決認定田久林的5個罪名均不構成。

但辯護律師的上訴觀點未被采納。營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爲,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准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2020年11月28日,營口中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在田久林涉黑組織被打掉後,2019年6月5日,內蒙古赤峰市民政局曾率隊赴營口市民政局學習考察民政領域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工作,提出要切實把基層政權、殡葬管理、社會組織、養老服務等領域緊密結合,做到“有黑掃黑,有惡除惡,有亂治亂”。該局考察組成員表示,將持續加強基層政權和社區建設,發揮黨組織的引領作用,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堅決遏止涉黑涉惡勢力苗頭。

營口市也在開展殡葬行風整治。據營口市民政局于2020年7月15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通報:爲了將殡葬領域專項整治工作落到實處,改進殡葬行業工作作風、提高殡葬服務水平,有效遏制和打擊殡葬行業中侵害群衆利益行爲,整肅殡葬服務市場秩序,2018年7月,營口市人民政府下發《營口市殡葬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整治行動方案》,開展殡葬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整治。2019年4月,又下發《殡葬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整治情況“回頭看”工作方案》,開展殡葬領域突出問題專項整治情況“回頭看”。

2020年,營口市民政局聯合市紀委巡視組開展了全市殡葬領域行風整治專項行動,通過專項整治,全面解決殡葬領域存在的突出問題,切實滿足群衆殡葬服務需求,維護群衆切身利益,促進全市殡葬行業健康發展。


?
打印
【相關報道】

版權所有、主辦:一零一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豐台區南四環西路188號十區33號樓
邮编:100070 电话:(010)63706758-6269